Translate

2005/06/19

浮筒排筏與積架房車,Whatever

今天逛到烏石閱讀二館,看到這篇文章,留意到有十幾個回應,也難怪,在這個已經普遍缺乏共識的社會,這樣的題目肯定會有爭議的。果不其然,有兩個人就這樣在別人的地盤上打起來了。

老頭我一時忍不住,回應了以下內容:

我想筆者只是清楚的點出「社會各階級」對在同一情況下(豪雨天災)下,對同一事件(一個人的終身大事或是孩子的婚禮)的處理方式。這個跟「政府公共事務」或是「當老師的應該要如何如何」...一點關係都扯不上吧?

陳致中先生可以娶個豪門媳婦(門當戶對?),他的父親阿扁總統為此包下五星大飯店宴會廳來辦個盛大隆重的禮宴,感覺不會很突兀阿(一國元首娶媳婦耶),而且還決定不收禮金,並且再捐個兩百萬出來,我想阿扁總統真的是台灣子弟「成功脫離貧困」並值得效法的楷模(...想來過去的執政黨還是沒有那麼渾蛋,至少社會在他們的統治下,還是讓貧戶之子阿扁兄出頭娶了老婆、當上律師賺大錢、還可以當上總統,才讓他有機會出手闊措的辦個「只出不進」的世紀婚禮)。

畢竟一個人手上擁有甚麼資源,其實也就決定了他在處理事務時,所能出手跟呈現的方式了。只不過當天每個新聞頻道不間斷的大篇幅報導,除了讓人覺得厭煩(陳致中娶老婆甘我屁事阿?他們又沒請我去),也讓人對未來媒體(不斷重複地看到記者問些沒啥水準的問題跟作一些白痴事,比如問陳致中那還不甚懂事的姪子對他舅舅結婚的感想?比如騎著機車就追著禮車跟拍照相錄影,我看幫他們拍結婚錄影帶的人恐怕都沒這麼敬業;還趁人家迎娶禮車停紅燈,跑去要新郎搖下車窗跟你講他的心情?唉...)跟社會發展(甚麼時候我才可以賺一大票錢,幫我未出世的兒子辦個如此風光派頭的婚禮?)覺得有一絲絲的心酸。


沒錯,其實我稍稍修正了回應內容,因為年紀大了,寫得又急,所以有些詞不達意,但是又不能修正(覆水難收 =_=),所以在這裡補充一下;還有,我也怕人誤解,到時又招來路人甲乙丙到我這裡比起劍來...

還有,BLOG的文章引用其實我還不太上手,所以造成那篇文章被我這篇補遺給引用了三次(沒錯,三次都是我... =_=||| ),謹此致歉!

|| 本週讀者推薦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