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4/05/04

問題在於事實,還是觀點?

早上登入 Google+ 後,在訊息流上見不同網友分別分享與「觀點」有關的圖片乙禎及文章乙篇,兩則訊息意外於訊息流中並列,各自獨立卻又配搭的天衣無縫,頗有意思,特將兩者合併於此,轉載於下。

惟,老頭我並不打算以轉載的圖文為基礎,進行任何引申或討論。如果諸位看官看完後,也能認同本篇題目,願意自省反思自己(或,願採納他方)的「觀點」,足矣! 另,分享之文章,其原作似不可考(註 1),為方便閱讀與網頁編排,私或將該文中出現較為明顯的錯別字、冗字贅句等略做修正,或為文中部份名詞出處補上相關鍊結,特此說明。倘有造成誤解與不便,尚請看官們海涵。

How something appears is always A Matter of Perspective.
(pic via whatsthepont.com
一位來自紐西蘭朋友的信 
在我看來,台灣正在自殘,正在走向分崩離析。遊行、示威、抗議四處揭竿而起。軍政民政一團亂。大家都好似飽受委屈,義憤填膺,像鼓滿了氣的氣球,一碰就炸。怎麼會這樣?政府真的那麼爛,需要這麼多人放下手頭的工作走上街頭來抗爭?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一個遊行抗議,都可看到綠營政客搧風點火幸災樂禍的影子。為了弄垮國民黨,不惜弄垮整個台灣。以全民福祉為賭注,豪賭一場。國民黨政府是束手無措,是無能。但是今天這種局面,天皇老子來都沒轍了。
軍人被過度邪惡化。馬英九被過度妖魔化。政府被過度無能化。媒體被過度神人化。最後誰倒楣?是你我他百姓們。

夠了!that's enough!再這樣下去。 台灣不需要敵人啦!互相憎恨相互殘殺就夠了。

民進黨有沒有想到:這樣下去,即使今後拿下政權,台灣也已是千瘡百孔,一片狼藉。百姓習以為常後,動則上街頭遊行示威。要求這要求那,慾壑難填。到時冤冤相報,換國民黨扯後腿。民進黨也沒甚麼好果子吃了。也等著焦頭爛額吧。

台灣的政治本就是一場場藍綠陣營互相角力的鬧劇。小蔣在時,局面還控制得住。自他歿後就失控。說得沉痛一點,那不只是鬧劇,還是悲劇。這個悲劇的本質是「明知台灣正在沉淪,卻眼睜睜看著她一步步走向沒落。舉國束手無策,而且變本加厲。」

雖說政治的本質就是鬥爭。但是台灣政治鬥爭卻是太超過。尤其在民粹和媒體的鼓躁下,理性盡失,個個瘋狂。每一個政黨都在掛羊頭賣狗肉,假借民主之名行鬥爭之實。爭權奪利無可厚非,但置百姓生死不顧才是可怕。藍綠都以無與倫比的代價在製造一場浩劫。橘也好不到哪裡,在一旁搖旗吶喊火上加油。執政的國民黨真的軟弱無能嗎?看起來像是。像一個被卸甲的戰士,有心無力。在一群頑民、刁官、奸商、還有無恥的政客面前,動輒得咎。不做也罵,要做也罵,往東走也罵,往南走也罵。怎麼做都可以罵。看看核四,看看國光石化,看看油電雙漲,美牛事件,塑化劑事件,年金改革。

除了年改,油電雙漲,這些都是當年陳水扁當政,蘇貞昌做行政院長,蔡英文做行政院副院長,推動的大業。現在都成為罪大惡極的虐政。核四也是陳水扁廢了又重起。核四公投也是原先民進黨主張,現在又反悔。是非曲直可以如此顛倒的嗎?當年陳水扁出任總統,我們是多麼慶幸明君有望。可以終止國民黨的腐敗。怎麼也沒想到更糟。走了一個狼卻來了一隻虎,搞出了這麼一個貪汙腐敗的總統和令人無比失望的在野黨。

陳水扁當年訪問紐西蘭,在 Auckland 一家中餐廳宴客,我是座上賓。雖然陳水扁言詞刺耳,我還是滿懷希望的。看到他從輪椅抱起吳淑珍的表演,我也動容了。(其實這完全是作秀,因為可以由看護代勞)如今他在牢裡,卻不忘興風作浪。他那群還在牢外的黨徒,那群靠他用貪汙來的錢滋養壯大的追隨者,(陳幸妤不是說嗎:哪個人沒拿我爸錢)還在繼續糟蹋台灣鄉民。他那不要臉的兒子陳致中,嫖妓聲聞天下,還在繼續他老爸那蹂躪台灣的未竟之功。坦白說,我對老馬有失望。但是比起對陳水扁的失望,對民進黨失望,那豈止是天壤之別。那才是銘心刻骨的痛。

可悲!但是台灣不是沒有風光幸福過。那是我年輕的時代。當年我住台北,在桃園工廠上班。五點多天沒亮起床,六點多到定點上交通車,上車睡覺一條蟲,下車幹活一條龍。連續七年不以為苦。勤奮的作業員經常來拜託「組長!有班加沒?偶要加班」。加半天班,就可賺一條裙子。人人安分、守法、快樂、希望。哪知歷經李陳兩朝糟蹋,江河日下,將兩蔣拼鬥多年留下祖產,逐漸敗光殆盡。現在怪馬英九。「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難矣。我們需要綠,是希望他來監督藍,制衡藍,但不是要拿綠藍同歸於盡。甚至玉石俱焚台灣。

其實,我對老馬也沒甚麼好感。他不是我的菜。我是那種「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流俗之言不足恤」的莽漢。他溫良恭儉讓。所以我跟他根本不對盤。我這麼說:他是一個好人,一個潔身自愛良吏,卻非好領導。但是放眼天下,要做總統的,哪個又比他更好?

幾年前,他還曾被譽為「先生不出,如天下蒼生何」。如今卻似過街老鼠被人爭相辱罵。雖是隻漂亮的米老鼠,畢竟還是老鼠。身價貶值之速駭人聽聞。許多人都悔不當初。尤其是藍營鐵盤。最常聽到的一句話「無能」,「走了一個混蛋(指陳水扁) 來了個笨蛋」。 他的清廉完全失去票房。有人還說無能比貪汙更可怕。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阿。

我有時想想也滿氣的。當年我夫婦倆自掏腰包老遠搭飛機回國投他一票。成本八萬。如今,雖無悔卻有怨。怨他軟弱。對綠營軟弱,對司法軟弱,對刁民軟弱,恨鐵不成鋼。儘管如此,看到他如此被踐踏,我還是想說幾句公道話。因為以後不會再有馬英九這種總統啦。

再兩年多這個「笨蛋總統」也將走入歷史。人走政息,接他的人能好到哪裡?令人懷疑。他如果爛,那麼看看蘇貞昌、蔡英文、謝長廷,這些將來還要選總統的人。我看更爛。如果將來綠營還是檯面上這些人繼續當政,台灣人你會更鬱卒。如果我們期望「趕走老馬就會雨過天晴」、「明天會更好」,那是癡人作夢。接他班的人會比他好到那??難說。

在電視上,看著馬英九疲憊的眼袋,嘶聲力竭,經常為一群無能官員下罪己詔。東道歉西道歉,好像也沒甚麼人鳥他。他那付動輒得咎的窘境,看了叫人心酸。總統也好,黨主席也好,他都像是幹假的。六三三被稱為世紀大笑話。百姓怨聲載道,企業主落井下石,政客說三道四,連黨內同志都指桑罵槐,斥喝連連。有的還是得了便宜又賣乖,吃裡兼扒外,皆以消費馬英九為榮。

外國雜誌經濟學人ECONOMIST寫了一篇評論《Ma the bumbler》。指老馬是bumbler。綠營見獵心喜,樂不可支之餘把 bumbler 曲解翻成笨蛋。蘇貞昌之流政客們得意忘形的表示「你看這不是我說的吧!連老外都一口咬定馬英九是蠢貨 」。馬這個老實人,當然只能啞吧吃黃蓮,唾面自乾。在國內被罵無能已經很慘了。現在內銷轉出口。無能再加上笨蛋二字,那真是慘不忍睹。

馬英九笨嗎?也許吧。但是請看看陳長文的文章。 
A:江國慶案,事發時,當時是誰執政?
B:1996年,李登輝。(按:陳水扁時任台北市市長,並限期一個月內破案)
A:江國慶案拖過十年追訴期,當時是誰執政?
B:2006年,陳水扁。
A:最後, 誰為了冤獄案而被罵?
B:馬英九。

A:誰決定炸山越域引水,導致八八水災?
B:2005年,行政院 長謝長廷,決議動工。
B:2006年,行政院 長蘇貞昌,施壓地方。
A:最後, 誰為了無辜死傷民眾而被罵?
B:馬英九。

A:國光石化案,是誰推動?
B:2006年,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
A:最後, 誰為了污染空氣而被罵?
B:馬英九。

A:黑心塑化劑事發時,當時是誰執政?
B:李登輝。
A:為何立法院不禁用塑化劑?
B:2009年,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黃淑英帶頭反對,她丈夫經營石化業。
A:最後, 誰為了傷害民眾健康而被罵?
B:馬英九。

A:誰決定 「合法使用瘦肉精」
B:2007年,民進黨扁政府向 WTO 遞交公文,表示將允許使用瘦肉精,包含各種牲畜而不僅只於美牛,亦包含進口肉品與國內肉品。
A:誰決定將「不准含瘦肉精」,改成「容許含量」?
B:民進黨扁政府。
A:最後, 誰為了傷害民眾健康而被罵?
B:馬英九。

中國歷史上有許許多多的改革者或變法者下場都不好。秦朝商鞅。宋朝王安石。明朝張居正。清朝梁啟超戊戌六君子。都是好例子。王安石下場還好,張居正死後被萬歷皇帝抄家,差點戮屍。商鞅我們都知道被五馬分屍。譚嗣同呢?看看他的絕命詩「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死得更悲壯。馬英九呢?不問也知道。

我的話說白一點:最起碼馬英九知其不可而為之,知道改革。如果連馬英九這樣「願以深心奉塵剎,不於自身求利益」(註 2)的理想派人物(也可說傻人幹傻事)都改革成這副樣子,那麼以後那些聰明的政治人物更不會去幹了。這是天怒人怨的傻事阿。「改革,去他的!做他的春秋大夢」!

爛就讓它爛吧!台灣也不只是老馬一個人的台灣。這條船沉了,一起死,誰怕誰。反正最壞也還有老共接管。也壞不到哪裡去啦。我看習近平比看蘇貞昌、陳水扁這類偽君子順眼多了。人家老共愛中國是真槍實彈的愛,也愛得有成果,愛得國富民強。我們這些傢伙嘴上愛台灣心裡卻是愛權愛利。愛的台灣奄奄一息。(別抬槓,我沒說,老共甚麼都好,也沒說他們沒貪汙)

馬也像政治叢林裡小白兔 。這種動物現在是極品也是絕品。當然他還有點白目。他的清高招牌成就了他,也害了他。清高必孤寡。他選了「政壇孤鳥」吳敦義做副總統,兩孤之下缺少自己黨內奧援。危矣!看看國民黨內有多少人扯他後腿,多少友黨對他見縫插針。大家都在看他笑話。

套一句「萬曆首輔張居正」一書裡的話「官場上可以孤芳自賞,但要有所作為,卻不能孤立無援。」因為既是官場,就要講究團隊和合作。沒有團隊呼應和共振,何來官場效應?

近代史,只有鄧小平蔣經國變法算是成功。不過想想,這兩位偉人是先成為強人才走上成功之路的。強人的特徵是個人威望。是老馬可比的嗎?老馬沒威嚴沒人在怕。鄧老爺子政壇三起三落號稱綿裡針。在那個沒有老毛的年代,只有他說了算。同樣蔣經國也是強人,一個威嚴赫赫的領導。它們兩人都繼承了獨裁政體的餘蔭。所謂伴君如伴虎,小蔣周圍的人誰敢輕舉妄動?遑論作奸犯科。老馬沒有這些基本功,人又和善,近臣謀士當然都不把它放在眼裡。瞧他好好先生好欺負。所以才有林益世、賴素如這類近臣的腐敗。老馬自己要檢討。

我的結論是:勸老馬別信那一套甚麼「苟利民生不計毀譽」、「雖千萬人吾往矣」,也別信「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林則徐語)天塌下來自然有長人頂。能改就改,否則就暫時擱著,別操切,這是共業,大家都有責。別改革沒改好,自己先被革掉,百姓也遭殃。

最後,奉勸藍營的朋友:罵罵恨鐵不成鋼可以。氣老馬的溫吞,氣他的「娘」,氣他的畏首畏尾,說白了就是氣他的窩囊。都可以。可別真的幹起親者痛仇者快勾當。綠營已經沒得救啦!國家就靠藍營你們了。

台灣人啊!渴望「換人做做看」的台灣人啊!渴望改朝換代的台灣人啊!你們罵也罵夠了,但請不要繼續鬧了。給台灣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吧。綠營的百姓,別再受人鼓動,別再跟著起鬨,別再亂,別再幹撕裂台灣人民感情的事了。

下一任總統可能更糟。還是「守得雲開見月明」好好珍惜當下。因為馬英九走後「世間再無馬英九。」

想起一首詩:「千錘百鍊出深山,烈火焚燒莫等閒;粉身碎骨都無怨,留得清白在人間。」(註 3)不過,這首詩是描寫石灰。

【備註】
  1. 這篇文章與國內「多數媒體」目前的觀點大不相同,寫得「很有意思」。但在「試以文章內容尋找該文原始出處」的過程中,卻意外發現原來此文版本甚多,且多數內容都與老頭所見這篇文章略有出入(各版本間,僅有五成左右的內容彼此相符)。於 2013/9/19 發表的這篇《今後再無馬英九 兼談改革 一位來自紐西蘭的朋友的信》,是目前老頭在此一「系列」文章中所能找到發表日期最早的文章。但該文開頭便標註有「讀者甲增補102.8.31」芸芸,所以這篇文章並非此系列首作,應該還有更早之前的版本,無奈老頭 年老色衰 遍訪大神而不得,甚憾。如有大德路過,知道本文原始出處,還望不吝告知,感謝!
  2. 語出明朝張居正於萬曆元年(西元1573年)寫給朋友李中溪的書信。見《正說明朝十六帝》第 235 頁
  3. 語出佛門《石灰偈》。

|| 本週讀者推薦閱讀 ||